端午菜园记

发布时间:2019/6/12 12:40:07最新文章

趁着端午,去郊区探望小菜园,一直云养在空中的小菜园,这回落地生根、水灵灵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带着雨后新鲜的土腥气,再闻还有牛粪马粪的沤肥味儿,混在一起,真是实实在在的地气儿了。

每家每户的小菜园,都用网子隔开,不过还是“鸡犬相闻”的牵连在一起,你家的黄瓜秧、我家的南瓜藤,都自由自在的到处攀爬,亲兄热弟得在篱笆架上唠着家常,整个大菜园连成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高低错落,蜂舞蝶飞,自成一个乱中有序、生机勃勃的蔬菜王国。

生态菜园

各家的小菜园里,都力求品种丰富,反正图个新鲜好玩儿,索性把常见的黄瓜辣椒西红柿、茄子生菜长豆角都挨个儿种一遍,一小畦一小畦的,过家家一样,琳琅满目,着实有趣。

话说孩子们的春游秋游、学农学工,都应该安排来菜园子,能一次认全所有蔬菜品种,再碰到“丝瓜藤和肉豆须”这样的高考作文题目,也能肚里有货心里不慌。

生态菜园,分割成小菜园

菜园里也有独树一帜的,比如玫瑰,在一片朴实的蔬菜包围中,一丛玫瑰小仙女一样骄傲,不过据说可不是为了赏花,是要摘花骨朵儿泡茶喝的。

还有俏生生的萱草,正是花期,公园里开的正旺,我心想这总是为了赏花吧,菜园里的大爷哈哈笑,指指花骨朵:“黄花菜!这是黄花菜,等晒干了你就认识它了!”

黄花菜,可是酸辣汤、打卤面里必不可少的主角!从《诗经》跌落凡间的萱草,原来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美味;百合一样的花瓣里,藏着的是人间烟火气儿。

这样看来,果然菜园无废柴,一花一叶都是为了吃为了喝,可不是为了看花儿!

萱草,百合科萱草属,花骨朵晒干处理,就是黄~花~菜!

但我还是很执着的,在朴实的蔬菜君中,找一些平常见不到的美丽:

土豆花,淡紫近乎白色的花瓣,黄色花蕊,状似小星星,为了吸引蜂蝶授粉,老实憨厚的土豆一样能开出星星花。

土豆开花

火锅伴侣蒿子杆儿,开出黄色的“小菊花”,一查,果然这货属菊科,有的地方就叫菊花菜。

小太阳一样的黄花,在绿油油的菜地里非常乍眼,招蜂引蝶效率颇高,拍照片的空档,蜜蜂造访,宾主尽欢。

开“小菊花”的蒿子杆儿

从友邻的地里,掐了一大捧蒿子杆儿回家,花叶舒展、独有的气味新鲜,真是熟悉又陌生的蒿子杆儿。

洗过澡的蒿子杆儿

老妈说这是genda菜(不知道是哪俩个字),大叶菜,这是为了留种的老棵子,花开一串串,硬硬的很结实。

genda菜

大葱花,和花园里常出现的、漂亮的粉紫色大花葱同科同属,只一字之差,气质迥异,大葱花自然更霸气些!

大葱开花

世园会上的大花葱,园艺新宠,成片开放时最美,两位葱科葱属的同宗兄弟,仅颜色之差,就决定了一个出现在世园,一个出现在菜园。一个关乎美和愉悦,一个关心味道烟火。

大花葱

茴香,北方人最爱,南方人不得其解的物种。

叶、根、籽皆可入药,结籽即香料小茴香,开花黄色伞状花序,可做鲜切花,可谓有颜有料又美味。

茴香茴香花,古韵悠然,图片转自百度

紫苜蓿,三叶草的一种,优良牧草,现在成为菜园主宾,现代人的健康野菜,平衡血糖降胆固醇,紫色花簇,细长花茎,清新淡雅。

紫苜蓿

香菜开花,很大一蓬小白花,不似菜市场见到的那么柔弱,开花的是留种的老棵子。现下的节气香菜已经不能种,因为气温高,长出来就会老,也不香了。(来自菜园友邻孟大哥的谆谆教导)

香菜开花

薄荷,菜园里的小清新一派,本性自由泼辣,种下后,以后无需再管,年年都自由发展的到处都是。

叶子入口清凉,后劲儿十足,老妈带回家种在花盆里几颗,上火嗓子痛时,嚼上两片叶子即时化解。

薄荷

韩国烧烤伴侣,紫苏,薄荷的近亲,同是野芝麻亚科但不同属,吃起来也有薄荷的清凉刺激,红色叶背特别,长在地里辨识度也很高。

紫苏

啊~童年记忆最深的姜不辣,老爸菜园中的常客。很多地方叫洋姜,地下块茎形似姜,但是味道清甜不辣,所以外号姜不辣。腌制后脆甜咸鲜。

姜不辣

终于走到大生态菜园的最里面,这是刚有了点模样的我家菜园,人家的韭菜生菜已经吃了几茬,我家菜地的豆角、黄瓜、茄子刚进入青春期,上周种下的韭菜、油麦菜蔫头耷拉脑,一副散兵游勇的样子。

我家初具规模的小菜园,远处是出镜的孟大哥

只有红苋菜,是最乖巧、努力欣欣向荣的成员。

红苋菜

友邻孟大哥,是整个生态菜园最资深菜农,我们的技术指导,这时热心过来指点:

“这个红苋菜,得掐尖儿,多出侧芽长得旺......韭菜缓苗呢,一会儿我给上点肥,明天浇上水,长得快着呢!......豆角、黄瓜长差不多了,可以搭架子了”

我和二姐于是得令去捣鼓竹竿儿,每个苗旁边插一根儿,再四个一组捆住互相撑住。

孟大哥急忙忙提醒:“别急!留神脚底下,别踩了苗,苗少一颗都不好补!......使劲儿往下插,太浅了风一吹就倒......还是算了吧,我下次来就手儿搭吧,你们啊,银环下乡!”

老妈在旁边扫盲:银环是老电影《朝阳沟》里的城市姑娘,嫁到乡下后自然闹了不少笑话。

这个比喻太有年代感了,我不禁好奇孟大哥的年龄,看他红脸膛、腰板儿笔直,堆肥铲地浑身是劲儿,有60岁?二姐摇头笑:70多了!不过就爱听别人叫大哥,叫大爷反而嫌叫老了!军人出身,好写书法,退休后一心当菜农,还越干越专业,堪称优秀斜杠老年。

说话间,斜杠老年.孟接了个电话,抬脚就往外走,大家诧异,平常老孟都是菜地里泡一天啊,今儿怎么了?

他乐呵呵的一扬手:”领导指示,让我回家做饭qi~~今儿过节,俩儿子都回来吃饭!“,边走还边点评两旁的菜地,“看人这西红柿长得,还是一位女同志种的,多棒!”,”哎~这片菜该除草了!“ 话到铲到,两铁锨铲去两片野草。照他这个出菜园的速度,恐怕做饭要耽误了,还得挨领导批评。

大家在他身后纷纷赞扬,老孟不但文武双全,还里里外外一把手啊,既下得菜地、又下得厨房,顺带接送小孙女还下得幼儿园,当然,也上得厅堂,练书法么!

孟大哥的菜园是我们的三四倍大,黄瓜茄子、韭菜茴香、南瓜蒿子杆儿的种了十多样儿,秧是秧苗是苗的舒展英挺着,菜、菜园、人,都透着自然蓬勃的精气神儿,可以想见,他的书法必然也是这样的,道法自然、浑然天成。

孟大哥家菜园

补记:

出菜园时,路边看到了亲切的秫秸花,学名蜀葵,故乡每到仲夏,学校、庭院、路边,高高的秫秸花随处可见,越艳阳高照,色彩就越发浓烈,和朴实昂扬的菜园气质实在是搭。

心里想着,过一阵子结籽儿了,一定要洒一些在小菜园周围,待到来年,就是当之无愧的菜园高岭之花了!

蜀葵,老家叫秫秸花 自然 人文 情感 美食

© 本文版权归 weiweia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了解版权计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