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集国共谍战电视连续剧《宁海不宁》3-5集

好看的谍战电视连续剧电视连续剧大全谍战

发布时间:2019/2/25 2:59:18最新文章

故事梗概
《宁海特工战〉》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谍战电视连续剧。剧情惊险复杂,悬念迭出。既有智斗,更有武打;既有狡诈,更有忠诚;既有血腥的刑场,更有多情的舞场。
《宁海特工战〉》写的是解放前和解放后国民党谍报人员和共产党谍报人员之间的较量,国共两党的谍报人员斗智斗勇,各有胜负。
宁海市解放前夕,国民党保密上校特务郭树仁奉毛人凤之命,带着新式的无线电侦听设备和特务到宁海市组建了国民党宁海市保密局。宁海警备司令柏槐推荐情报局长苏振亚担任保密局副局长。郭树仁单独和柏槐密商奉总裁的命令,在宁海搞一项绝密的“天马”工程。柏槐在和秘书沈嘉文谈话中无意说到了“天马”工程。沈嘉文是郭树仁的同学。郭树仁曾经对沈嘉文进行过审查。沈嘉文对郭树仁采取了藐视的态度,郭树仁十分不满。郭树仁到宁海后就有事没事的到机要室找机要员纪露萍,挑逗她。纪露萍对他若近若远。
柏槐把“天马”工程全权交给郭树仁执行。在宁海“天马”工程只有柏槐和郭树仁知道。我宁海市地下党老吴从上级得到了“天马”工程信息,老吴命地下工作者打入敌人内部的苏振亚设法搞清“天马”工程的具体内容。
郭树仁盯上了机要员纪露萍,百般地献殷情。纪露萍尽量和郭树仁保持若即若离地关系。纪露萍说郭树仁神神秘秘地究竟在干什么,郭树仁避而不答。郭树仁从设计院借调了苏振亚的表弟工程师陆衡,从工兵营调来了几位工程师,并把他们的太太都 集中到天马山一个大院住下了。陆衡和工程师们进山测量设计“天马”工程。
工程师和他们的太太们被看管得很严。不让他们和外界有一点联系,更不准他们外出。太太们被软禁在大院里,想到市里去玩玩,被哨兵拒绝了。太太们闹到郭树仁那里,郭树仁没办法,只好同意由一名军官带着太太们去市里。工程师马文智感到这次任务异常,就要妻子趁机逃走。马太太在进城后设法逃走了,郭树仁下令追了回来。“天马”工程设计完工了,郭树仁指使特务王家记在餐厅地下室安装了炸药,他在餐厅宴请所有参加的工程设计人员及他们的太太。宴会进到一半时,郭树仁拿上工程设计图纸走了,王家记也醉酒被陆衡送到房子里去了。陆衡走后,王家记迅速向大门外跑去。马文智正好外出方便看到了王家记,飞快地跑进餐厅。
马文智跑进餐厅大喊快跑。众人纷纷向大院外跑去,但未跑到门口,地下的炸药爆炸了,众人没有一个幸免于难。王家记向死难者磕了三个头走了。
苏振亚问柏槐,表弟陆衡到哪里去了。柏槐说这是郭树仁办的。苏振亚征得组织的同意后,直接找郭树仁要人,郭树仁说陆衡怕苦跑了。跑到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还说那地方发生了泥石流,去的人都被埋了。苏振亚正在想下一步怎么办时,隐蔽的林九向他传递了“天马”已设计好,设计人员全部遇难的消息。
郭树仁把“天马”的施工交给了王家记。工兵营全体进入工地施工。郭树仁说有一批军事物资月底要从隧道运走。王家记说施工人员不够,郭树仁让他招一些街头灾民。为了探清“天马”,老吴决定扮成灾民进入“天马”。但是,他被郭树仁带走了。
隧道通了,一批批军车通过隧道。胡营长得知运走了全是黄金、白银和美金。隧道的库房中也装了几百吨炸药。郭树仁说我给弟兄们要了些奖金,胡营长十分高兴。
胡营长带领弟兄们在隧里等着发奖金。郭树仁早已安排王家记在天马河水闸安放了三点起爆的定时炸弹。王家记看起爆时间快到了,借口去迎奖金车子走了。天马河闸被炸开了,大水灌满了隧道,修工程的人全部遇难。
王家记将施工图纸和埋在地下炸药库的引爆机关全部交给了郭树仁。郭树仁在酒中下了毒毒杀了王家记,说谁让你知道的太多了呢。郭树仁在向柏槐汇报“天马”工程时,沈嘉文正好去给柏槐送文件。
苏振亚从未露面的林九那里得到了“天马”工程已经修好,修工程的人已经遇难,资料在保密局的消息,告诉老吴晚间窃密,他配合。
当晚是纪露萍的生日。郭树仁为纪露萍在天祥饭店举办了生日舞会,保密局的人都去了。
晚上,苏振亚准时出现在大门口岗亭,他和两名哨兵喝起了酒。老吴趁机进了保密室,不料被一名特务用枪逼住。老吴趁特务用一只手开灯时打落了特务手中的枪,刺伤了特务。老吴打开保险柜看到的全是报纸。受伤特务捺响了警报器,两名哨兵向保密局跑去,苏振亚收拾了酒肉。
老吴听到到警报声后用无声手枪打死了特务,向院中跑去,打死了两名哨兵。苏振亚跑过来叫老吴顺院墙跑了。警卫营彭国治听到警报带人跑进司令部,苏振亚迎上去,叫警卫营包围了司令部。苏振亚和彭国治进到室内搜查,看到了保密局一名特务死了。
郭树仁和保密局的人正在跳舞。听到警报后要往司令部跑。郭树仁制止了,说是他的一个部下不小心碰了警报器,要大家继续跳舞。
柏槐责成郭树仁严查司令部哨兵被杀死和窃密案件。郭树仁向苏振亚、沈嘉文展开调 查。苏振亚反问了当天晚上楚南平为什么不值班。郭树仁说楚南平是他叫走了。沈嘉文不睬郭树仁调查,把警报响时,郭树仁的表现告诉了柏槐。苏振亚也把郭树仁和他说的话告诉了柏槐。柏槐把郭树仁叫到办公室训斥一顿,责成他快点破案。
解放军宁海在即,江北司令部催要“天马”详细情况。苏振亚和老吴决定计捕郭树仁。晚上,郭树仁和纪露萍喝酒时,郭树仁大醉,霍天祥将郭树仁送出酒店时,遇上游击队林忠清扮成警卫营的人来接郭树仁。霍天祥将郭树仁交给了警卫营的人。警卫营的人把郭树仁带到一间房子里,准备晚上送过江去。文教何文清给郭树仁送去了刀片,并在手上写了“江上逃”三个字。
郭树仁失踪了,柏槐命令苏振亚和楚南平城里、江边到处寻找。苏振亚设卡查车,楚南平到江边工事就和士兵们喝起了酒。
郭树仁在两名游击队员的看押下,趁夜色上了小船,准备到江北去。郭树仁坐在小船上用刀片割断了绳子,借小便之名走到船边,一下跳进江里。一名游击队员向郭树仁开枪,引来了工事里、巡逻艇一起向小船开枪。游击队员们只好跳江走了。郭树仁上到岸边遇到了楚南平。
郭树仁回司令部后对柏槐说是,自己跟踪两名要渡江的可疑分子,正准备抓他们时,被他们发现了,他跳江走了。但是,他自己心中怀疑自己被绑架与苏振亚、纪露萍有关。他调查了当晚所有关联人员,一无报获。他买了首铈送给纪露萍一方面想讨好纪露萍,一方面又想从纪口中得到些他被绑架当晚情况。纪露萍让郭树仁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后,把当晚发生的事推的一干二净 。
苏振亚告知老吴,郭树仁逃脱说明游击队有内奸。队长林忠清想了想自己让文教何文清去看过郭树仁,心中不免有点疑问,但又无法证实。
晚上,楚南平建议郭树仁还是从无线电台入手。他们开上侦讯车走到一个胡同时,侦听到电台在发报,郭树仁下令用停电的办法证实无线电台的位置。穿长衫的发报人看到郭树仁他们来了,收好电台,和市民们站在街道上。
纪露萍无意中收到了保密局的关于1 万吨军火运到宁海有电报。纪露萍将电报给沈嘉文看了。纪露萍说误收了这种电报上峰知道后要杀头的。沈嘉文说我们从来就不知道有这事。
我党得知宁海运进军火后,认为会影响宁海的解放,指示地下党炸掉这批军火。夜间,老吴在向上级发报回城时被郭树仁的侦讯车发现,向老吴追去。老吴开车到一个路口时,叫来一辆拉粪车挡住了郭树仁。苏振亚要老吴做好炸军火的准备,并要求严防内奸。
警卫营长彭国治走出司令部大门时正好遇到沈嘉文。彭国治为了感谢沈嘉文,请她吃饭喝酒。彭国治告诉沈嘉文明天他要带30 个人三辆车到军火库拉军火。
老吴得知彭国治拉军火的消息后,和旅店老板、游击队长研究好了炸军火库的方案。第二天,彭国治带着车开到小树林时,遇到了扮成工兵营副的林忠清和扮成工兵的游击队员们在树林里吃肉喝酒。林忠清很客气地让彭国治和弟兄们吃点喝点。彭国治和弟兄们就吃喝开了。林忠清向路上摔了一个瓶子,游击队员们掏枪对准了警卫营的弟兄们,林忠清要彭国治和他的弟兄们听话,决不伤害他们性命。他们往山洞走去。
林忠清和队员们把警卫营的士兵押进山洞,并在每个人身上绑上了炸药,而后把洞口堵了起来。林忠清把彭国治身上绑了炸药,牵着拉线上了汽车。林忠清告诉彭国治到军火库后该怎办还怎么办,要乖点。
郭树仁和楚南平在侦讯车上,一会南街出现电台信号,侦讯车向南街开去。他们到了南街,北郊又出现了电台信号。郭树仁来回跑了几次感到不对就回办公室,向军火库打电话,告诉警卫营拉军火车到时给他打电话。
林忠清和彭国治到了军火库,彭国治接了郭树仁的电话。郭树仁在电话里核实彭国治身份后告诉军火库哨兵放行。林忠清和彭国治到库房石主任办公室办好了手续,林忠清让士兵们拿来酒肉送给石主任。石主任把库房打开后让林忠清和彭国治自己装车,他就去喝酒了。林忠清命令队员们快快地将车装好,命猴子去炸药库安放了定时炸弹。
林忠清和彭国治拉着军火走了。到了山洞前面时,林忠清和队员们下了车,把车交给了彭国治和他的士兵。彭国治对士兵们说,今天的事关系到每个人的性命,大家记住是我们自己去装的军火,谁要露出一点口风别怪我不客气。
军火库爆炸了,柏槐大发雷霆,命郭树仁查明情况。郭树仁将彭国治和去拉军火的士兵们关了起来,还打死了一名士兵。彭国治和兵士们绝食抗议。柏槐知道自己的警卫营长和士兵被关了起来,大骂郭树仁。郭树仁说保密局向来是独立办案,并答应放了彭国治和众士兵。郭树仁查案无果,楚南平说我们的方向错了,应改变策略,采用共党“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术。
苏振亚到天祥饭店找到了郭树仁,郭树仁带着微型电台正在和纪露萍喝酒。苏振亚向郭树仁传达了柏槐要他向上峰要弹药和钱的指令。装在包内的电响了,郭树仁回到办公室抄报,得知楚南平发现了南街电台的准确位置,并搞清了老吴的身份。郭树仁和特务进入胡同时,老吴发现了,他收起电台躲到了大树上。郭树仁和特务们冲进小楼没抓到老吴。这时侦听台又亮起了红灯。侦讯车又向北郊开去。他们到了北郊,搞清了发报地点。郭树仁和特务们冲进室内,但电台仍在响着。郭树仁和特务们开枪射击,电台不响了。他们打开灯看到了原来是两只羊被吊了起来,前腿乱舞带动电键在响。郭树仁说我们缴获了共党的电台和军用物资。
国民党国防部给郭树仁的战功发了勋章和奖金。柏槐为此举行了庆功大会。记者、军官、太太们到会场问清了情况后,才知道郭树仁缴来的电台是报废的,军用物资就是两只死羊。
郭树仁约纪露萍跳舞时说纪露萍当众出了他的丑 ,纪露萍白了他几句,不和跳舞了,他又给纪露萍赔不是。郭树仁说楚南平拆他的台,楚南平说自己说的是实话。郭树仁把奖金分给了楚南平,楚南平到妓院里高兴了一番后,向郭仁献计画出老吴的头像,缉捕老吴。楚南平把头像画好后,感到不像,设计骗阿丹说画像上的人是自己的恩人,来找他报恩的。阿丹说你找的恩人就是四叔。阿丹相信了他,提出了修改头像的建议。
街上贴满了缉捕老吴的画像,苏振亚要老吴离开,老吴说接到上级指示,要尽快设法搞到宁海市的布防方案,还有“天马”工程,这是解放宁海的大事,没有离开宁海。
大搜捕中,老吴被捕了。苏振亚看到老吴被捕,把手伸向枪袋袋,老吴瞪了他一眼。郭树仁对老吴用了酷刑,但老吴一字未说。楚南平提出硬的不行来不软的,他把郭树仁在妓院的相好凌香叫到医务室,要凌香扮演护士给老吴包扎伤口。凌香给老吴包扎伤口时却不上消炎粉,还是老吴提醒了她。
老吴识破了特务用美女诱降的诡计。阿丹把自己上当的事和老吴被捕的事告诉了阿妈。阿妈说你四叔是好人,在宁海没有亲人,叫阿丹把阿丹爸爸生前穿的衣服送到监狱给老吴,同时把祖传的止血止疼药丸也带去了。 郭树仁派特务监听了阿丹和老吴见面时的谈话,一无所获。郭树仁怀疑楚南平立功心切真的抓错了人。楚南平说郭树仁太不地道,要甩手不干了。郭树仁只好宣布了楚南平少校组长的任命。楚南平又向郭树仁提出了使用苦肉计的办法。
由于老吴被捕,游击队失去了对外的一切联系。林忠清决定到宁海去看个究竟,他和何文清在天祥饭店吃饭时,看到阿丹在乞讨,就把买的菜送给了阿丹。阿丹在用报纸包菜时,林忠清发现了报纸关于老吴被捕的消息。
林忠清他们走后,霍天祥发现了地上一张纸条,便将纸条交给了郭树仁,郭树仁根据纸条上的情报,在监狱四周房顶上设下埋伏。
雨夜,林忠清和队员穿着国民党军官服,开着吉普车到监狱提审老吴。监狱大门打开了,吉普车刚要进门,房顶上一声枪响。彭国治大骂是谁他妈的枪走火。林忠清听见枪响知道有埋伏,立即撤了出去。郭树仁命兵士们快下去追赶。彭国治说他妈的给我小心点,摔坏了没人帮你治。房顶上的人下来了,吉普车早没影了。
林忠清劫狱受到伏击,找不到原因。郭树仁将彭国治过早暴露伏击无果的事告到柏槐那儿。柏槐说郭树仁你要检查一下自己,窃密案、绑架案、炸军火案、秘密电台案,还有劫狱,一个案子也查不出来。 郭树仁心情不好,要楚南平约沈嘉文、纪露萍去跳舞。楚南平和沈嘉文跳舞时说郭树仁能力平常,计策都是他出的,还说他要使一出苦肉计的骗局。
关押老吴的密室里关进一个被得遍体鳞伤的青年阿根。阿根醒过来后和老吴对上了暗语。老吴既担心游击队,又担心内线人的安全。
柏槐接到上级要了解政治犯的信息,将清查的任务交给了苏振亚,苏振亚借清查之机见到了密室里的老吴和阿根,苏振亚提出了对两个人身份的怀疑,引起了老吴的警觉。
苏振亚向柏槐汇报清查犯人情况时,看到了柏槐手中的宁海地区布防方案,在柏槐关保密柜时记下了密码。
晚上,苏振亚正在房中抽烟考虑问题时,得到了一张纸条。他迅速穿戴好,悄声进入了柏槐的办公室,打开保密柜,拍下了宁海地区布防方案文件。他刚要出门时,被哨兵发现。哨兵报告了正在值班的沈嘉文,沈嘉文和哨兵一起在窗外检查了柏槐办公室无人,就和哨兵一起喝酒去了。苏振亚趁此时上了房顶,他正准备走时,郭树仁带着人来了。他重新进到柏槐办公室内查了一番,训斥了哨兵。沈嘉文不吃 郭树仁那一套走了。
老吴识破了郭树仁的苦肉计,向郭树仁报告说阿贵就是游击队的交通员。郭树仁见苦肉计失败,就杀了阿贵。楚南平见审不出老吴什么,建议杀了老吴。郭树仁让苏振亚行刑,沈嘉文拍照。苏振亚说我杀过鬼子、特务和汉奸,没杀过老百姓,不愿行刑。郭树仁说这是命令。沈嘉文说我们都想看看苏副座一枪毙命的绝技。行刑前郭树仁、苏振亚、沈嘉文都在审讯室喝酒,老吴也在旁边的桌子上喝酒。沈嘉文说像机不在,拿起电话又拍又吹说声音不好。在给老吴喝送行酒时,沈嘉文向大家讲了为什么要给临刑的人喝酒。老吴趁咳嗽时吃下了阿丹送来的止血药。苏振亚趁给老吴喝送行酒之机,将拍到的宁海兵力布防图的胶卷放进酒杯里,老吴喝了下去。刑场上特务们命老吴跪下,老吴不跪。苏振亚满眼湿润地向老吴走去。突然,他一转身,特务们的枪口全对准了他。苏振亚的枪响了,老吴胸部中弹倒下了。
郭树仁确信老吴死了,就和行刑的人走了。
曾国志收到紧急救援的电话后,立即将老吴的尸体运了回来,进行了抢救。医生取出了弹头,救活了老吴。苏振亚枪杀了老吴后,一直担心老吴的性命。老吴苏醒后,立即命令起用备用电台。
郭树仁解除了对苏振亚和沈嘉文的怀疑,请他两去喝酒。这时特务又来报告说地下电台又出现了,手法和以前出现的相同。
特务们向郭树仁报告说截获的地下电台电文说要交卷。郭树仁说地下党和我们交手都是失败的。窃密窃到的是报纸;绑架我我跑了;他们的电台被我缴获了。就是军火库被炸还不一定是他们干的,他交什么卷。
老吴经过一段养伤后,身体恢复了。他化了妆很快就和苏振亚联系上了。老吴说眼下是三项任务,一是将兵力布防胶卷送到江北。二是设法救出政治犯。三是搞清“天马”工程。苏振亚提出采取声击西再击东的方案。老吴同意了这个方案。苏振亚说楚南平这个人对地下党威胁太大。老吴说这个我来想办法。
化妆成静海巨商的阿敏晚上来宁海市临红院,指名要小凌红。老鸨说小凌红是有主的人,要陪价钱要高些。阿敏出手大方,到了小凌红的房间,要小凌红和他说几句话就行。
楚南平从郭树仁那里又得到大笔奖金,他带了银票和首铈来找小凌红。到临红院后和阿敏打了起来,阿敏被打跑了。阿丹给楚南平送桂花糕时,搞清了楚南平仍在小凌红房内,跑了出来向扮成警察的林忠清、阿福跑去。林忠清、阿福打了阿丹一棍后向临红院走去,向老鸨说静海的商人刚在这被人打了,要例行公事了解一下。林忠清、阿福到了小凌红房间后杀了楚南平,拿走了楚南平的钱,并把凌红也绑了起来。
一大早郝智益到临红院找楚南平,发现楚南平死了。凌红被带到保密局审问。凌红向郭树仁、苏振亚说了昨晚发生的情况。郭树仁听了凌红的讲述认定楚南平是惹了静海屠爷的人被杀的,并向柏槐作了汇报。但郭树仁又和苏振亚说怀疑军火库和楚南平的死与地下党有关。苏振亚说这也没有证据。郭树仁说眼下主要任务是防止地下党从江上送情报,他说自己亲自守在江边,还要拟定潜伏人员名单,要苏振亚管管电台上的事,并要苏振亚准备长期潜伏。
纪露萍收到一封给柏槐的关于要处死政犯的电报,吓坏了,就打电话给沈嘉文。沈嘉文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裙子到了纪露萍办公室,纪露萍看到裙子漂亮就向沈嘉文拿了钱买裙子去了。沈嘉文利用机会很快地将电报内容发了出去。
上级指示宁海地下党必须在7月15日前将政治救出来。苏振亚和老吴商量了办法,认为武救不行。
柏槐收到处死政治犯的电报后,将任务交给了郭树仁,郭树仁要推给苏振亚,柏槐不想让苏振亚手上沾血,拒绝了郭树仁,并写了提犯命令交给郭树仁。郭树仁提出把人带到江边处理,而后丢到江里。郭树仁回去后,将提犯任务交给了郝智益。
楚南平死了,破译地下党电报成了问题,郭树仁没有办法只好让郝智益拿给纪露萍破译。纪露萍提出破译可以,但要付钱。郝智益为了说明郭树仁信任他,说自己很忙,要赶快把电文拿回去,明晚还要提犯人到江边执行死刑。纪露萍和沈嘉文谈话时将郝智益说的话讲了出来。
苏振亚正在思考怎么救政治犯时,得到了郝智益去提政治犯的消息,他立即找到老吴提出智救的办法。老吴说他再在江边搞点动静,拖住郭树仁。
一群渔民向江边走去,他们要下江打鱼。郭树仁和士兵把渔民们赶走了。
晚上,郭树仁怕地下党将情报送往江北,命郝智益带上柏槐的手谕去提政治犯,他亲自守在江边。郝智益去监狱的路上遇到了林忠清和游击队扮成国军设下的路卡。一名队员将郝智益打昏后搜出了提犯命令。林忠清带上提犯命令坐上吉普车,让队员们乘上两辆篷布车,三辆车向监狱开去。
林忠清他们到了监狱,监狱长打电话告诉郭树仁说提犯的车子到了。扮成郝智益的游击队员拿起话筒说了几句话就放下了听筒。车上的游击队员顺手切断了电话线。
监狱长把36 名政治犯交给了“郝智益”,“郝智益”在移交本上签了字。林忠清组织政治犯们迅速上了汽车。“郝智益”给了监狱长10 块大洋,说这是人头费。
在林忠清他们进监狱的同时,江边出现了5艘小船。巡逻兵报告郭树仁后,郭树仁命巡逻艇和江边的士兵开枪射击,把小船拦住。这时,监狱长给他打来电话报告提犯的人到了。接着是“郝智益”是是是的声音,郭树仁感到奇怪。他再要电话时,线断了。
郭树仁感到情况不对,带上人迅速赶到监狱。他到监狱一打听,知道政治犯已被游击队提走。问明情况后,他命令监狱长和所有人马向林忠清他们追去。
林忠清发现郭树仁追来了,命令队员将车上的汽油桶放下来,而后打着了汽油桶,阻止郭树仁的追赶。监狱长和一些敌人在追击中被打死。车子到了山坡上,阿敏带领预先埋伏的队员阻击了郭树仁。林忠清趁机将政治犯们下车转移了。 林忠清带着三辆空车把敌人引到鬼门关时,将车子点着推下山去。郭树仁带着车队追到鬼门关时,看到三辆车子摔在山下着了火。士兵甲告诉他,鬼门关这地方白天走都危险,夜里走这里凶多吉少,游击队和政治犯全部摔死了。
郭树仁突然感到自己中计了,带上人马迅速赶到江边,他看到江北岸升起了三颗绿色信号弹。原来,老吴趁郭树仁到监狱时,命阿敏将宁海兵力布防方案到江北去了。郭树仁回到办公室后,郝智益进来了。郭树仁说你好大的胆子,放走了政治犯,还敢回来。举枪要杀了郝智益。郝智益说山下的三车子是空车,政治犯全部跑了,这是你局座的责任。你杀了我不在要紧,要不了三天,毛局长就要你的头。郭树仁说那怎么办。郝智益说出了一个办法,郭树仁连声称赞。
郝智益编了一个报告说他们灵活的处理了政治犯,还重创了游击队,受到了毛局长的奖赏。宁海解放在即,苏振亚、郭树仁游泳时,说苏振亚是经过考验的党国忠诚之士,命苏振亚脱下军装去当布店老板,潜伏下来,代号468。苏振亚问和谁联系,有多少人,郭树仁闭口不答,但无意中说一有机会就会让宁海市和宁海港飞上天去。老吴也命苏振亚继续潜伏,代号仍是04,命苏振亚要密切关注敌特潜伏人员名单和“天马”工程。
苏振亚的布店开起来了,但他说要坚持到最后再撤。柏槐说撤之前不能把宁海市和宁海港留给共产党,提出让苏振亚执行“天马”爆炸,郭树仁说毛局座不同意。郭树仁和苏振亚说了实话,说我要把潜伏名单和“天马”再交出去,就无法在保密局立足了。`
阿福将敌人的宁海兵力布防方案送到江北。陶司令员命参谋长将摧毁敌人工事的任务落实到第每门大炮。一切准备就绪后,等候时间一到就全面向宁海发起进攻。
国民党宁海警备司令柏槐召开了军事会议,布置全面抗击解放军的进攻,命郭树仁为总督战,全面指挥。会上,指军官们提出弹药太少怎么打仗。郭树仁对柏槐说他准备了两手,一是守三天,二是守不住就撤到港口上船开往江山岛。

相关文章:
上一集:没有了 下一集:沈大美女的曲折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