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集序

发布时间:2019/6/10 3:22:31最新文章

深得宠爱的王羲之12岁偷了父亲枕下的书法名著《笔论》,技艺大增,极欲向父亲展示,却等来父亲战死沙场的噩耗;
正在密谋造反的伯父王敦忽然想到小羲之还在帐中,同谋拔剑在手,小羲之假装熟睡,躲过一劫;
师承钟繇的书法大家卫夫人教其《笔阵图》,王羲之“马上、床上、厕上”揣摩笔画,如痴如醉,被众人认为得了精神病,甚至在一场贵族相亲会上“坦腹东床”,没成想却成为“东床快婿”;娶了具有“女中笔仙”之称的另一大家族的千金;
具有“江左书画第一”之称现在却被朝廷弃用的太子老师王廙,来参加侄子婚礼得知自己至少来晚了一个月;已经对朝廷死心的王廙器重并且传授王羲之书画技艺,却突然收到皇上密旨,前去劝降起兵造反的家兄王敦;
王廙将自己最珍视的《孔子七十二人》图送给王羲之,王羲之又发现一封王敦劝王廙前来协助叛乱的密信,这时,王羲之才意识到既无法完成朝廷使命又不能协助叛乱的王廙此行是大义赴死。
王敦之乱被平后,继位登基的司马绍亲自迎接恩师王廙棺椁,王羲之发现叔叔王廙一直刻骨铭心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启蒙老师卫夫人;
王羲之走上仕途,初为秘书郎,管理图书,发现钟繇、张芝的手迹,潜心临摹;与王羲之师出同门的司马绍嫉妒他的书法才能,酒中下药“寒石散”使当晚疯癫的王羲之挽回了业已失去的婚姻;
声名远播的王羲之家中春联屡屡被偷,写下“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保全后又添加为“福无双至今日至,祸不单行昨夜行”,妻子诞下一子;
苏峻造反,王羲之护送王公贵族迁往会稽,风景秀丽,遂“有志终于此焉”,久等赴前线任命的王羲之得知叛乱被平,因护国有功,举家迁往临川任太守,数月琢磨三字牌匾“飞云阁”;
家母亡,辞官丁忧三年后,另一与王氏家族争斗多年的庾氏集团大将庾亮踌躇满志,请王羲之协助北伐,曾经专擅朝政现今势单力薄的三伯父王导斥其子承父业,投靠敌人,王羲之才得知原来父亲军败后下落不明,庾氏谣传其投靠北胡,王导不得已才发丧以保王氏全族性命;
王导弥留之际,环视着密室的金银珠宝自觉没有什么可以送的,拿出自己每日随身携带的钟繇《宣示帖》交给王羲之;
庾怿想要毒死王允之的计划败露后,自杀身亡,王允之也忌惮庾氏集团的报复,辞去江州刺史,朝廷只得任命两大家族之间的沟通桥梁王羲之为刺史;
一日,王羲之从鹅游泳时鹅掌的划水领悟到握笔、运笔的奥妙,四处买鹅,养鹅老妪热心的在王羲之来之前炖鹅招待,王羲之只得败兴而归,忽又听得山上庙中有鹅,老道让王羲之为其抄写《黄庭经》换鹅,王羲之猛然发现《黄庭经》就是自己当年所买,家母一直在看的那本,恍然大悟,自己结婚时以及家母去世时请的道士就是自己的父亲;
永和九年,暮春之初,会稽山之北的兰亭,修禊事;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酒后的王羲之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挥笔而就《兰亭集序》,成为天下第一行书;王公贵族,争相欣赏;自己当年的学生现在的皇上司马昱更是爱不释手;
王羲之接回已是资深书法收藏家的父亲颐养天年,却招来猜忌心颇重的司马昱的暗查,父亲建议其将《兰亭集序》献给司马昱,以换得全身而退;
父亲再次不辞而别,王羲之却发现手上的《兰亭集序》已经是父亲临摹的赝品,但惟妙惟肖,《兰亭集序》在父亲这样一个视书法为生命的收藏家手里才是最好的归宿;
辞官归隐的王羲之与妻子教授第七个孩子王献之书法,王献之看着眼前的十八缸墨水…

相关文章:
上一集:没有了 下一集:情感侦探(原名:小三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