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上下五千年,改革开放换新颜——从“不下绣楼”到“内衣展示”

发布时间:2019/6/6 16:35:27最新文章

纪广洋
  华夏上下五千年,改革开放换新颜。 前不久,北京王府井新东安地下广场里上演了一场由八位青春少女演绎的“俏丽风采”内衣展示(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内衣秀”)。流光溢彩、身姿灵动的模特们,除了着意“展示”的那点儿内衣外,“一丝无挂”地走上T型台,异常生动地展示于观众(顾客)的面前。为促销商家的内衣(当然,也是在倡导一种文化、张扬一种观念、顺应一种潮流、标示一种时尚)而慷慨“捐躯”。 这对于闭关锁国几千年,封建意识根深蒂固的中国人来说,要不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吹遍了大江南北,哪有这种胆识和自信?看看咱们的炎黄家史,尤其是回眸一下旧时代的中国女性,我们不能不为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惊叹。自唐朝的则天女皇在政治舞台上孑立亮相之后,泱泱古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女人们似乎一直躲避在社会生活的幕后,连性情殊异、野心勃勃的慈禧太后也只是垂帘听政,绝少露面。三纲五常的巨锏、风俗伦理的大网、儒家学说的偏激、《女儿经》的“教诲”,束缚限制、约定成俗了中国古代女人的“习性”、地位和心境。那些大家闺秀们更是深居简出,轻易不下绣楼,哪怕长得貌若天仙、沉鱼落雁,她们对美的戚求也只能局限于窗前怜孤影、对镜贴花黄。 世世代代的平民女子就更不用说了,她们酷似一株室内植物,阳光和风雨对她们来说简直是一种奢望。冬去春来十数载之后,蒙头红一遮,懵懵忡忡就换了个人家,成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贤妻良母”,成了男人们有生命的“不动产”。就别再说衣饰、爱美、自由和追求个性了,那时期的女性,简直就是封建家庭、男子主义的附属物和牺牲品——即便得到宠爱和呵护,也是被当作“珍玩”一样地被人“密封”和“存放”起来。出头露面的机会少而又少,容颜不得随意示人,玉体更不能丝毫外露。要不然,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悲剧就不会发生……直至到了近在眼前的“文革”时期,我们国人的服饰还是单纯的蓝灰色调,女人穿个短裙都是“腐化”和“堕落”。 想想这些,再看看世纪之交的T型台、看看眼前的都市乡村,今天的我们不能不为当前国人的豪迈情怀而感动而振奋不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