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上司的奇葩恋情

发布时间:2019/5/19 17:57:21最新文章

首先说一下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没事的时候敲敲键盘,写写过去,记录下来,当做一种回忆。

  我今年24岁,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因为没什么工作经验,经常被老员工挤兑,并且谈了个对象也不是很顺心,搞得我焦头烂额。

  这天,闺蜜陈楠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暖融融的被窝里睡觉。

  “万筱晴你有病吧!你怎么又和程廷鹤分手了?”陈楠对着电话这头的我一阵狂风暴雨。

  我睡眼惺忪,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分手?跟谁分手?

  闺蜜说的我一头雾水。

  陈楠顿时黑线,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万筱晴你别给我装傻,你和程廷鹤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每次分手程廷鹤都找我劝你,你们不累我还累呢!

  这下我彻底精神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程廷鹤又找你了?这个不要脸的,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陈楠也渐渐消了气,语气不再那么冲了:算了吧,你来我家,说说你和程廷鹤又怎么了。

  “我的大姐,我还要上班呢,下了班再说吧”我烦躁地抓乱了头发,又重重躺回床上。


  2

  其实我和程廷鹤分手是家常便饭,几乎每个月都会分手一次,有时是因为他跟别的女生多说了几句话,有时是因为他忘了做我爱吃的菜。

  然而每次分手,都是我先向他提。他实在没办法,只能去找陈楠做和事佬。所以陈楠才会这么气急败坏地给我打电话,她实在是被麻烦太多次了。

  用我妈的话说,我和程廷鹤上辈子是冤家,在一起的时候天天吵,分开了又彼此怀念。大概就是确定了自己在他心里的重要程度,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发脾气吧,因为不管我怎么无理取闹,他都会宠着我。

  这次分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程廷鹤新开的摄影工作室雇了个女店员,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店员。我怕自己的女王宝座被人轻易夺去,就赶紧向程廷鹤宣示了主权。程廷鹤却说这女店员专业能力强,不打算解雇她。那没办法了,要她还是要我只能他自己定。


  3

  上班族最大的烦恼就是要早起,尤其是女上班族最麻烦,又要化妆又要挑衣服,还要饱饱地吃一顿营养早餐。

  这不,磨蹭磨蹭就到时间了,不知道会不会被那个八婆骂!

  我口中的八婆就是我的部门经理顾心玥,她可能是嫉妒我长得比她好看,我犯了一丁点儿错就对我河东狮吼。

  “万筱晴,你又迟到了!回回都是你最后一个到公司!你这个月的工资不用领了!”唉,八婆又发神经了。

  “顾姐消消气,迟到几次是很正常的嘛,再说万筱晴也不是故意的吧。”林烁枫突然出现,帮我打起了圆场。

  什么?我没做梦吧!林烁枫可是公司的CEO啊!他怎么会主动帮我说话?

  “林总您不知道,这个万筱晴仗着自己是名校毕业的,在公司里人五人六,根本不把同事和领导放在眼里。这样的员工,我这当领导的再不好好管教,她就更无法无天了。”

  呦,这个八婆,居然在林总面前告我黑状。我是名校毕业的不假,但我什么时候人五人六了?

  林烁枫微微一笑,站到我身边:顾姐啊,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担待一下啊。

  我的天啊!人家可是CEO,什么时候对我这个小人物这么照顾了。我实在不敢相信,赶紧掐了自己几下,哎呦好疼!

  对面的八婆气得脸都紫了,在林烁枫面前又不敢发作,只能强忍着:“那好吧,既然林总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行了,你先去忙工作吧。工资,我就不扣了。”

  我呸!臭八婆!我在心里暗骂了几句,翻着白眼进了办公区。


  4

  干销售这一行是最累的,又要联系客户又要催发货,客户嫌货送得慢了还动不动就打电话投诉,我们还必须赔笑脸,经常忙得中午都吃不上饭。

  一转眼又到中午了,我已经饿得眼冒金星了,可是这个客户死活都要退货,我好话说尽她也听不进去。

  我到底是为什么来了化妆品公司呢,这不是故意给自己找虐吗!

  “筱晴,先别忙了,来吃饭了。”林烁枫拎着一大袋东西放在我办公桌上。

  我放下电话小声说:不好意思啊林总,我在解决一个客户,您先吃吧。

  林烁枫笑眯眯地接过电话,彬彬有礼地对着电话那头说:“对不起小姐,我的员工要吃饭了。”说完,他就潇洒的挂断了电话。

  我一下子急了:林总,这样子人家客户会退货的呀。

  林烁枫有条不紊地打开餐盒,送到我面前:退货就退货吧,吃饭要紧。我们瑞菲尔这么大的公司,不缺几个小客户。

  吃着吃着,程廷鹤就打了电话来:筱晴,都两天了,你还没原谅我吗?

  我摔下筷子,对他大喊:程廷鹤,我跟你说没说过,不解雇那个女店员就别来找我!

  程廷鹤也没了耐心:你不觉得你太无理取闹了吗?我跟小薇什么事都没有,我只是雇她帮我打打杂,这没什么问题吧?

  呵?什么叫‘没什么问题’,孤男寡女长期共处一室,谁知道会不会擦枪走火。“你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那你就跟她过一辈子吧!别再来烦我了,好吗?”我直接挂断电话摁了关机。

  林烁枫一直看着我,不免有些好笑:怎么?跟男朋友吵架了?

  我胡乱往嘴里塞了一口饭,含混不清地答: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

  林烁枫笑笑:何必呢?其实还是在意彼此,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生气。这样吧,晚上我带你出去玩,换个心情。

  我想到晚上跟陈楠说好了去她家,当即拒绝了林烁枫:不行啊林总,我晚上约了闺蜜。

  他挑一挑眉,道:没关系,那就带着你闺蜜,我们一起去。
  

[标签:介绍2]
这是我从业几年来最不希望快点下班的一天。从前林烁枫对我这种小喽啰看都不看一眼,更别说给我订餐还要带我出去玩了。今天他突然搞了这么一出英雄救美,谁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楠早早就打了电话催我:快啊筱晴,我在杨记生煎等你。
  我踌躇着,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嗯…楠楠,今天我上司要带我出去玩,我说我约了你…他让我带你一起来。
  我闭上眼咬咬牙,已经做好被陈楠破口大骂的准备了。“好啊!那你们先去,到了给我发个定位,我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咦…这貌似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吧?难道她不应该狠狠拒绝,然后大骂我一顿吗?“我知道了楠楠,回聊哦。”
  不知何时林烁枫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还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得一下子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林,林总。”
  林烁枫还是笑眯眯的,蹲下身捡起我的手机,仔细检查了一番:没什么问题,还能用。
  我汗涔涔地接过来,道了谢。“林总,闺蜜说让我们先过去,到时候给她发个定位。”
  林烁枫点点头,拉着我去了车库。被他这么一拉,还真有些不自然,公司里人多眼杂,万一被人说成勾引上司怎么办?林烁枫好像发现了我的担心,拉得更紧了。林烁枫带我来了一家新开的西餐厅,我赶紧掏出手机给陈楠发了个定位。
  林烁枫牵着我走到靠窗的一张四人座,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先坐下了。
  “晴子,我们先点餐吧。等你闺蜜来了,她想吃什么再加。”林烁枫笑着把菜单递给我。
  我紧张得直冒冷汗,连连摆手:“林总还是您先点吧,我吃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陈楠及时出现。我真是谢天谢地,可算有人来破解这尴尬局面了。“楠楠,在这儿!我在这儿!”我像个傻子一样朝陈楠不停地挥手。
  陈楠闻声望过来,也像傻子一样朝我挥手。天那!有一个比我还傻的闺蜜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陈楠来了,我假装很懂事很明理的样子帮他们介绍:楠楠,这是我们公司的CEO,林总。
  林烁枫微微点了点头。
  陈楠好像刚反应过来一样,大声说:哦哦,林总好,林总好,常听筱晴提起您,说您年轻有为……我听她越说越离谱,偷偷掐了她一把。
  “林总,这是我的闺蜜,陈楠。”林烁枫礼貌地微笑,跟陈楠握了握手,说:你好。
  “人都到齐了,林总您先点餐吧,我们吃什么都行。”林烁枫接过菜单,很认真的看着:那,我就帮你们两个小姑娘点了。
  陈楠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好啊,多谢林总。”我在旁边一脸无语的表情,带她来真是一个错误。
  最后林烁枫点了一大堆东西,都是女孩子平时爱吃的甜食,还帮我们一人点了一杯柠檬水。别说,他还挺细心的。吃饭的时候,陈楠就好像被拉开了话匣子,不停地说,而且越说越不靠谱。
  “林总啊,我经常听万筱晴提到你,她说她们公司有一个老总长得特别帅,待人又温柔,公司里好多女孩儿都喜欢。今天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呢。”
  呃…我说过这些话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这个林烁枫倒是越来越让我搞不懂了,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他突然对我关注起来?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我没什么地方吸引人的啊。
  这真是我长这么大吃的最难受的一顿饭了!林烁枫最后一个吃完,他擦了擦嘴角,对我说:走吧筱晴,,我们一起去ktv。
  啊?还要去ktv?然后呢,然后去干嘛,不会下一步就是开房了吧。这个林烁枫啊,看着人模狗样的,实际却道貌岸然!我不禁在心里把他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陈楠却在这关键时刻掉了链子:那你们去吧,我晚上还要做个兼职呢。
  阿西巴!我真恨不得撕了陈楠的脸,居然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抛弃我!但考虑到她晚上的确有个兼职,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把她放走了。
  唉,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他林烁枫要是敢非礼我,我就跟他同归于尽!车子很快驶到了星缘ktv门口,据说林烁枫是这里的vip,跟老板很有交情。
  林烁枫要去见个朋友,所以让我先上二楼等他。二楼全都是贵宾套房,看来他还真是大手笔。
  二楼还是比较安静的,不过还是有一间套房最喧哗,里面好像有人在打麻将。
  “胡了胡了!小薇,明哥,我胡了!”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停下来仔细听了听,居然…居然是程廷鹤的声音!
  我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过去狠狠撞了两下门。里面的人不耐烦地应着:来了来了,干嘛呀真是的。
  门开了,我像个泼妇一样冲进去拎起程廷鹤:程廷鹤你胆子越来越肥了!我告没告诉过你不许打麻将,你皮痒了是吧?
  程廷鹤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来,而且还这么不给他留面子,他也没有什么好语气:万筱晴,你闹够了没有?我们不是都分手了吗?你还来管我做什么?!
  还没等我答话,跟他一起打麻将的那个女店员蓝微薇就晃着那一对儿大胸走到我面前:程哥,不用跟这种不懂事的女人多费口舌,我帮你摆平。
  我也不示弱,啐了蓝微薇一口,斜眼睨着程廷鹤:程廷鹤我可真是小看你了,自己说不过我,就放条狗出来咬人。
  蓝微薇一张白得过度的脸染上了一点微红,气得直跺脚:程哥你看看她,哪有她这么欺负人的!
  程廷鹤站起身来,把蓝微薇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万筱晴,以前你无理取闹那么多次我都忍了,可你还是不满足,动不动就跟我提分手。你自己说说,哪次不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万筱晴,我是你男朋友,不是你养的一条狗!
  这一番话顿时让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不管我说什么都是没道理的。正在我出神间,一杯热水直直朝我的脸泼了过来,那可是滚烫的沸水啊!
我喜欢看顶
相关文章: